【很长的梦】第三章 冒险者?

【很长的梦】第三章 冒险者?

 

虽然前几天被特如其来的改变给雷到了,从原本的世界,不知道如何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不过这几天冷静下来过后还是把现在的情况给弄清楚了。不习惯的地方,多多少少都已经习惯了。而不记得的人和事,黄嫂都有头脑烧坏了来搪塞着众人的嘴巴。

 

这个地方是一个名为新奥的村庄, 坐落于封冥国的思域西南方。新奥是一个比较偏僻,和平的地方,大家都自给自足的,如果需要任何物品而自己没有的话,也可以和其他人来个等价交换取自己的必需品。唐嫂是15年前才来到这里,长年以来都以编制藤具为生。而紫宁和紫宸却是唐嫂后来从附近的小镇给带回来的。 他们都是孤儿,那一年紫宁才两岁,而紫宸才一个月大。 说起来很奇怪, 村里没有人知道唐嫂的名字, 只是知道她姓唐。但是村里没有人姓唐, 所以称呼她为唐嫂也不以为意。而大家也没有想要去挖掘别人的故事, 因为唐嫂并不是第一个外来人,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位。来到这里且不打算自动说出自己的故事的人,基本上都有不想说的故事。只要不会打扰到村庄的安宁,基本上村长是来者不拒。

 

前几天来探望紫宁的是这个村庄其中一位农夫, 姓黑名炭。这个名字却和他非常的符合, 一大块黑炭。今年已经十七岁的紫宁, 为了帮补家用从12岁起就在村庄里到处为别人打工。那里需要帮忙, 他就去哪里, 酬劳有时候是钱币, 有时候是食物, 有时候是日常必需品,如果有的选择,基本上紫宁本人会选择日常用品,因为比较实用。

 

而前几天黑大叔的水牛病倒了, 无法为黑大叔耕田, 所以黑大叔才叫紫宁帮忙耕田一个月, 以一袋米为酬劳。 要知道一袋米已经足够他和唐嫂,紫辰生活上几个月了。 但是紫宁才耕了两天的田, 就病倒了。 这对一个从小开始打工的他非常不正常, 所以大家都很担心。除了黑大叔, 其他村民前前后后都差不多来完了。看见紫宁退烧了才安心下来,可没想到现在却闹失忆了。

 

虽然紫宁刚来到这里还蛮忐忑不安, 毕竟是不认识的地方。 但是不可否认,人类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在这里,几乎不需要担心金钱的问题, 只要身体能够工作,随便什么工作都可以让自己继续生活下去。(当然,这只不过是听说的,毕竟紫宁来到这个世界过后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家里休息着。偶尔还会去瀑布冲凉)。

 

至于之前世界的生活,紫宁虽然不是没有怀念过,但是还不至于天天烦恼着要如何回到原本的地方。 紫宁原本就是一个孤儿。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紫宁,一直向往着自由,因为不喜欢被孤儿院的规矩束缚着,某天半夜三更的时候便逃了出来。 然后遇到了一个不错的老板,所以就住在老板的商店里,半工读地供自己生活了。 那个时候的紫宁才12岁。

 

要说唯一一个让紫宁不舒服的是身上的变化。原本应该有的已经没有了,但是原本不应该有的现在却出现了。 刚开始上厕所和冲凉的时候自己已经挣扎了很久,第一次去瀑布冲凉的时候还被看了全身。但是鉴于带有轻微洁癖的自己,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至少一天没有冲凉一次! 结果, 紫宁还是偶尔走去了森林的瀑布去冲凉。遇见天气不好的时候只能够在房间自己解决了。

 

好难得能够离开繁忙的城市,来到乡村的地方,紫宁有空没空都会坐在屋外的椅子上,闭上了双眼,昂头感受着周围自然的气息。清新的空气能够让人更加的精神,健康。再加上什么都不用做的情况之下,紫宁早就犯懒了。

 

“怎么?又发呆了?” 难得的和谐被一道清爽的声音给打断了。紫宁瞄了瞄来人,便闭上眼睛,继续享受这股和谐了。 来人正是紫宁的死党。正确来说,是在这个世界上紫宁的死党。 他的名字叫郑凤鸣,是紫宁的邻居,和紫宁同岁。但是他的高度足足超过了紫宁10厘米,加上怎样晒都晒不黑的肌肤,五官端正,身材均匀,对紫宁来说,他的存在根本就是不可理喻。因为就算是原本身为女人的紫宁,这种天赐的身材和外貌都不曾出现在她的身上。所以凤鸣给紫宁的第一印象就是,欠揍的小白脸。

 

凤鸣很随意地在紫宁身边坐了下来,学着紫宁闭上了他的眼睛,感受着风的流动。

“我发现啊,你痊愈之后,似乎很喜欢坐在这里发呆”

 

“怎么,法律规定不可以坐在这里发呆了?”  没有打开眼睛的意思,紫宁就很随意回答了风鸣。

 

“法律?什么来的?”好奇心重的凤鸣, 听见一个没有听过的名词,就很好奇地看着紫宁问道。

 

“法律嘛… 不就是… “ 睁开了眼睛,却看见凤鸣在注视着自己。看见他那很好奇的脸,紫宁就想起了前几天的事情。之前自己失忆的事情让凤鸣知道后,足足被他缠上了三天才放过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问不出什么,凤鸣决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所以现在为了打断他继续问下去,紫宁决定转移话题。

 

“怎么? 今天又吹了什么风,让我们的郑三少又过来探望我了?” 称呼他为三少也不为过。因为凤鸣在家排序第三。最小的男丁,长相比他那两个哥哥出色太多了,感觉上不像是同一个家庭的人,所以在家里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结果养成了他天天跑过来找以前和现在的紫宁聊天的坏习惯。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准备的,有点替你担心而已”

 

看见凤鸣重新的闭上眼睛, 紫宁就知道自己转移话题成功了。 但是刚刚好像听见了一些勾起自己的好奇心的事情 “准备? 准备什么?”

 

凤鸣很随意的回答 “未来啊。”

 

紫凝接着问 “未来? 还需要准备?”

 

重新的瞪着紫宁, 凤鸣问 “你不会失忆到把那个未来都忘记了吧?”

 

性格倔强的紫宁, 最不喜欢就是被人小看自己。这也是自己从孤儿院出走的其中一个原因,所以干脆不理会凤鸣。 “要说就说,不说就算!”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知道自己已经惹火了紫宁, 虽然只是有几天的相处,凤鸣已经自问很了解这个很容易发火的紫宁了。凤鸣苦笑道 “好嘛好嘛, 我这还不是太好人了,明知道你已经失忆了,所以今天来就是要提醒你明天我们便需要去尧陵镇选择与注册我们未来道路的日子, 让你今天做些准备呢”

 

“道路? 什么道路?明天就去?怎么这么突然?” 原谅了凤鸣, 紫宁问道。

 

“失忆过后黄嫂没有和你提起过吧。黄嫂一直以来对你选择道路的事情都保持沉默,或许黄嫂根本就不舍得让你走呢。爱子心切,我懂得。我家就是和黄嫂一个模样。但是没有办法啊!男儿自在四方。怎么可能没有出去见识过就在村子里草草聊生呢?“

 

“我不是要听你说这些废话,我要知道的是什么是道路,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道路嘛,有好多啊,每个十七岁的人都需要在指定的那个月,去选择和注册自己的未来。其实道路只是统称,真正的名字是魔师职业。”

 

“停!” 紫宁打断了长气的凤鸣, 他听见了一个很强吸引力的词。 “魔师职业?”

 

“魔师也是统称的冒险者。顾名思义就是去冒险来换取生活的必需品,或者更多的东西。 基本上有俩种魔师辅魔师和战魔师。然后又分为九种属性。暗,光,金,木,水,火,土,风,雷。加上武器的选择,一共有超过三百四十二种道路可以走。

 

“武器?”

 

凤鸣点了点头 “对,没错。而冒险者就会把这九种属性,应用在武器上。 基本的武器有十八种,分别是剑,刀,扇,环,枪,还有… 呃…. ”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这就是基本的十八种武器。这还不是全部,其余的还有弓,尺,环,针,飞刀等在世界各地出现过,也有不小的名字。” 声音从后方传来,紫宁和凤鸣吓了一跳,弹站了起来,望后面看去,只见黄嫂正站在他们的不远处,看着他们,微笑着。

 

‘黄… 黄嫂… 真厉害啊…’ 凤鸣惊讶地从内心发出了感叹,这些武器自己来找紫宁之前就背了老半天,原本还打算酸一下紫宁,没想到自个儿却忘记了,但是黄嫂却能够一个不漏地说了出来。。

 

“这当然,哪儿像某些人天天吊儿郎当的。” 紫宁还不抓紧机会,踩一下好友。 难得的机会啊… 果然被凤鸣回瞪了一眼。

 

“没什么厉不厉害的,这十八件最基本的武器,在城市里连三岁小孩都会背了。怎么了?还没有想好要修炼什么武器,搭配什么属性么?”黄嫂走了过来,坐在椅子的左边,右手轻轻地拍在椅子上,意思他们都坐下来。

 

凤鸣的脸都苦了起来,心道”黄嫂不说就算了,怎么把三岁小孩子和我比啊… 苦逼啊… ” 紫宁却站在凤鸣身边偷笑。不过这个偷笑还是太明显了,结果凤鸣再给紫宁一个瞪。

 

坚决无视了好友的抗议,紫宁和凤鸣都坐了下来,紫宁回归认真的问道“修炼武器和搭配元素… 那么是不是说我用剑,再搭配火的属性,就变成了火剑?”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火属性不单单只能够附在武器上使用,也可以当成咒术那样发出攻击。搭配在武器上是为了防止近战,但是如果你有很可靠的近战朋友,不妨把防御都交给他们,专注于你的咒术。越是强大的咒术,需要吟唱的时间就越长,所以一般如果没有队友,都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那… 我只能够用一种武器吗?”

 

“当然不,如果你愿意,全部武器你都可以使用和修炼。没有规定说剑使就必须用剑,如果剑被打飞了,至少还有匕首可以救剑使一命。 当然,大家一般都会专注修炼一件武器,另外搭配一件能够保你一命的副武器。 至于怎样的搭配,就要看你自己的喜好了。 ”

 

“啊… … 好复杂啊!” 紫宁伸了伸懒腰,有些不满地说道。

 

“如果不想那么复杂,就留下来陪我好了。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在新奥里,过着一些简简单单生活,不是很好吗?”

 

“留下来… … ” 接着,大家都没有说话了。 凤鸣原本就想开口骂紫宁了,因为建议一起当冒险者的主谋就是紫宁,也因为这件事情,凤鸣和家人闹了整个星期的脾气,才被家人默许去当冒险者。但是却看见黄嫂温柔的凝视着紫宁,好像真的很希望紫宁会选择留下来。所以凤鸣就沉默,也对,有那一对父母是不担心自己孩子除外闯荡,包括了自己的父母。想到这里,凤鸣决定了用剩下的一天时间好好地补偿自己的家人,算是为家人尽的最后一份力(虽然一直以来什么都不需要做),毕竟以后有没有机会回来还是未知之数。

 

紫宁又何尝不是希望留下来。在原本的世界里,紫宁努力地生活了17年,每天上课,做工,玩网游,一天二十四小时好像都不够。来到了这里终于可以享受了平静的生活,每天睡到自然醒,不需要念不喜欢的书,不需要担心考试不会做,不需要天天强逼着自己的笑容去上班面对客人,不需要为网游而伤神懊恼什么时候才能变强,所以紫宁当然不舍得离开。当冒险者,顾名思义,会有一定的冒险几率,或许某一天被人给啃了也说不定。只是,紫宁有一种感觉,类似第六感的感觉,那个感觉告诉紫宁,如果他选择留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后悔。只是后悔什么,他却不知道。 在犹豫不决过后,紫宁的眼神终于坚定了下来 “不留”

 

短短的两个字,却让黄嫂眼睛里闪过了一层灰色。

 

“那好吧。明天我再来找你。” 凤鸣站了起来,微笑地对黄嫂道 “黄嫂,我先走了。再见。”

 

“嗯… ” 平淡的回应,凤鸣便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回去了。

 

紫宁和黄嫂并没有说话,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一直到了晚上,紫宁站在自己的衣橱前,却不知道需要带些什么去尧陵镇。结果站了半个小时黄嫂走了进来。紫宁很自然地把衣橱前的位子让给了黄嫂,然后看着黄嫂很熟悉地把自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放在了床山。 然后再拿一个藤子制成的箱子,把衣服和日常用品整整齐齐地放在箱子里。

 

”出到去外面万事要小心。人善人恶必须要靠自己才懂得分辨。在村子外面的世界并不像村子里那么和平。能够免去的麻烦就尽量不要去接触。什么皇族贵族九大家族的人能够不接触就别接触了,基本上他们都一个样,藏很深。“

 

要知道现在的紫宁并不是原本什么都不懂,在村子里面长大的紫宁。这些人情世故,人善人伪的事情自己本身就看的太多了。而且紫宁天生就喜欢自由,从来不喜欢被束缚,所以能够免去的麻烦当然会离得远远的。

 

“能免当然则免,但是皇族贵族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九大家族又是什么一回事?”

 

黄嫂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想了想,然后一边收拾,一边和紫宁解释道”还记得昨天的九种属性了?“

 

”记得“

 

“能够善用,和掌握着这九种属性的特质除了需要努力去了解与适应以外,也需要天生的亲和力,也就是能够和自身属性的亲和力。这九大家族虽然不是什么贵族,不过他们都存在在这个国家超过了千年,从第一代起拥有比一般人高的亲和力,加上累积了九种属性千年的知识和运用之道,所以施展起来比一般人更容易上手。他们就是九大家族,而九大家族的领导人也称之为九帅。”

 

”九帅… “

 

“这些对现在的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身的安全。” 对九大家族来说,紫宁微不足道的力量当然不会引起他们任何的注意力,所以这些知识,普通普通知道就好。

 

”嗯,明白了。“ 房间又回归沉默,只剩下黄嫂收拾东西的声音。凝视着黄嫂,每一件衣服都很小心的收拾进箱子,深怕会因为放不好而弄皱了衣服。明明紫宁只有那几件能够换洗的衣服,但是黄嫂都用了不少时间去收拾好。

 

“黄嫂…”

 

”嗯?“ 终于收拾完毕了,黄嫂把箱子盖了起来,再锁好。

 

“为什么你都让我和紫宸唤你黄嫂,而不是妈妈? 明明我们俩都是孤儿。”

 

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黄嫂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晚了,睡吧。明天还需要早起上路。“ 说完黄嫂变转身离开了房间。 紫宁看着黄嫂离开的背影,似乎看见黄嫂走路的时候稍微有点震抖。 心想,难道又有什么故事吗?难道有了爱人,因为和爱人吵架所以躲在这里,又不想让爱人误会所以不让喊娘吗? 复杂啊。。。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二)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二) 

拿着衣服和毛巾, 穿着两天没有换过的衣服, 天气说起来不算冷。走在路上还算蛮舒服的。刚刚黄嫂还让我多穿点衣服, 别开玩笑了, 再穿多一点我要热死了。

 

结果在黄嫂去拿衣服的时候紫宁就溜走了。

 

以前住在城市里虽然说是路边有大树, 但是却没有这里的树大。 虽然这片森林不算茂密, 不过盛在树木的数量够多够高。 所以就算现在是中午, 走在小道不会觉得热, 反而会有很清新舒适的微风吹过, 感觉还真的不错。

 

不知不觉听见流水的声音, 心想终于要到了, 紫宁便加快了脚步。 直到穿越过了森林, 前方大量光芒的照射, 紫宁停下了脚步, 不可思议地看着前方的景色。

 

紫晨这小子, 不是说是湖吗?高山流水的怎么看都是瀑布啊! 真是无语了。瀑布啊… 好久没有来过了…

 

左看看, 右看看,紫宸说过,大家都是旁晚时分才过来的,而且最近天气这么冷(对他们来说很冷),现在又只不过是中午,大概不会有人来吧。 再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紫宁心想 拼了!

 

把带来的干净衣服放在湖边的石头上,边把身上的衣服卸掉。一直到剩下一条裤子,紫宁手上的动作停留在裤头前,犹豫了…

 

怎么办… 虽然之前上厕所的时候很勉强的已经习惯了… 但是现在是冲凉啊… 不一样啊… 算了… 把裤子脱掉,剩下最后的保护层… 以后才算吧

 

结果,紫宁只是穿着短短的四角裤,变跳了下湖。

 

”舒服啊… 呃… 不然到瀑布下冲冲水去吧…“ 紫宁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变向瀑布中央游了过去。 但是紫宁却没有发现有一道人影渐渐地接近了湖的方向。

 

“超级舒服啊!” 紫宁不知不觉中已经冲瀑布的方向游了出来, 紫宁上了岸,很自然的把原本最后防卫的四角裤给脱下来,本来就不可能在穿着湿的四角裤的情况之下又穿着干净的裤子啊。然后便拿起脚下的干净衣服。

 

“啊!色狼啊!” 紫宁被特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在转身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同时,紫宁把刚拿起来的衣服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只看见一个女生,遮住自己的眼睛同时,已经蹲在河边,整个人就好像卷了起来。

 

“你… 你… 你等一下… 你… 别开眼睛啊!千万别开!” 女孩身体一震,变微微地点头,然后紫宁便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穿了,然后再喘了喘,再次看向那个女孩。女孩依然缩着自己的身体,一动也不动地蹲在湖边。紫宁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女孩,虽然还是在蹲着,不过看起来年纪应该不会很大。长长的头发有一半以上是绑了起来成了两条小马尾在头的左右边,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看起来很亮丽,在自己的世界里应该可以去拍洗头水的广告了吧。

 

“呃…. 那个… 你可以抬头了,我穿好了….”

 

女孩渐渐地把头抬起来,已经是泪流满目了,看着紫宁的眼神充满了害怕和不知所措。

 

“呃… 那个… 你… 还好吧….”

 

女孩依然没有回答,但是眼泪还是不停止地往地上滴。

 

”呃… 那个… 我说… 你就别哭了吧… 被看的是我啊!我还比你委屈呢… 怎么现在好像你才是受害者啊…“

 

“哇!呜哇。。。!色狼啊! 呜哇!”

 

”我… 你… 我哪里像色狼了啊!你… 你… “紫宁恨啊… 明明被看得人是自己,怎么现在被说成色狼了,紫宁最恨就是被人冤枉了。就算对象是小女生,也不可以被冤枉!但是小女孩像是没有听见紫宁的女孩,哭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向。

 

紫宁越想越气了,这个女孩怎么这么难搞啊。明明吃亏的又不是她!

 

“你给我停!” 女孩依旧没有停止哭声 ”你再不停下来我就过来把你就下湖了!给我停!不许哭!“ 女孩终于停止可哭声,但是眼泪依然没有停止,正楚楚可怜的看着紫宁。紫宁这辈子最怕就是别人哭了,哭的人给自己的感觉就是明明是解决不了问题,还要哭,这样就更加解决不了问题了。

 

“我说你就别再哭了,我喊你一声大姐可以了吧。你又没有吃亏,明明吃亏的人是我。我都还没有喊你是色狼,你就已经恶人先告状了。我刚才离开湖的时候你又不喊,等我脱完了你才喊,这算是什么情况啊?”

 

”我… 我…来不及反应… “

 

太好了,终于听见除了色狼以外的词从她的嘴巴说出来了。

 

“那也不可以说我是色狼啊!”

 

“哥哥说… 露体的… 都是… 都是… 色狼…” 女孩畏畏缩缩回答紫宁。

 

”你以为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露体狂啊!没事我非要需要躲在湖中然后等有人来的时候才露体吗?我才没有那么无聊!“

 

女孩终于停止了哭泣,看着紫宁,不语。

“再说,露体狂应该都是那些三十,四十多岁的大叔啊,我哪儿像大叔了?像吗?像吗?”

 

”不… 不像“

 

“所以,还不快道歉?”

 

”对… 对不起…“

 

“嗯… 乖… ”这个女孩还真的出乎意料的乖啊。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来这里了?“

 

“我… 叫慧琴… 跟着… 叔叔他们过来的… 他们在附近的村庄处理一些事情… 我很无聊… 边出来走走了…”

 

”慧琴… 慧琴… 很不错的名字。 我是紫宁。“

 

“紫宁… 你… 你好…”

 

”说你好的时候就需要握手了,这是礼貌。“紫宁走到慧琴身边,伸出了右手。慧琴看着紫宁的手,边战战磕磕地伸出了右手,然后紫宁主动的握着慧琴的手,很满意地说”你好,慧琴“。

 

“你…你好… 紫… 宁…”

 

紫宁笑了,女孩也笑了。轮到紫宁呆了。“呃… 真没想到你笑起来还蛮可爱的。下次笑多一点吧,你哭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我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叔叔们会担心的… “。女孩红着脸,抽回了自己的手,站了起来变转身边离开了。

 

“哦… 拜拜~”

 

女孩稍微停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真危险啊… 没想到村里的人没有来,反而外人来了… 危险啊….”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喝药了” 紫宸双手捧着温热的药,一步一步小心的走到紫宁面前,生怕药会因为自己的倾斜而浪费了黄嫂辛苦熬了两个小时的药。

 

“我说…我都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怎么还需要喝这种臭臭的药啊?” 伸手快速地接过那碗药,真的害怕紫宸会把药倒在自己的身上。嗅了嗅那碗漆黑黑的药,紫宁皱起了眉头,以前发烧头疼的时候最多也只是吃一,俩颗药就解决了。现在连续两天都要和这么苦的药,心都快要崩溃了。

 

紫宸双手插在腰间,很骄傲地说“黄嫂说的,需要喝完它,你才会痊愈。不然你又会不记得我们是谁了”

 

紫宁苦笑地说“是的是的,喝就喝吧” 鼓起勇气,一口气的把药给灌了下去。紫宸也没有闲着,知道紫宁怕苦,虽然家里穷,没有酸梅什么的,但是清水还是有的。在紫宁喝药的时候,紫宸便倒了一杯水,接过了紫宁喝完了的药碗,把杯子提了给他。 紫宁立刻把水都给灌下去了。

 

”该死的药… 快要苦死我了… 我说,紫宸,都快要两天了,就算我不换衣服,但是身子总该洗一洗,清理一下吧。” 从来都没有试过两天没有冲凉,虽然说一直都躺在床上没有活动,但是总是觉得不舒服。

 

把紫宁的杯子也接了下来,紫宸边说到“哦,那么我打水给你冲凉吧”说话紫宸转身要走了。

 

“等等!什么打水给我啊?我可以走动啊!不要和我说这里连个冲凉房都没有吧” 开什么玩笑,打水给我冲凉? 要在房间里面冲凉?倒不如说是抹身而已吧,那可不算是冲凉啊!

 

紫宸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紫宁“冲凉房?那是什么东西啊?”

 

“呃… 就是冲凉的房间…” 紫宸依然在看着紫宁, 不明白紫宁的意思。

 

“就是一个小房间,然后里面有自来水,肥皂什么的,然后我们在里面洗身子啊!”

 

“哦… ” 紫宁心想这下紫宸应该明白了吧。“但是我们这里没有那个房间呢。虽然黄嫂说过最近可以无视你说的奇怪的话, 但是冲凉房,自来水什么的还是2第一次听见呢。我们一直以来呢, 天气冷的时候都是从外面打水回来抹身子,天气晴朗的时候都是去东边的小湖里面冲凉呢。”

 

我靠!怎么这么原始啊!这次真的无语了。

 

“那… 你告诉我怎样去东边的小湖吧” 小湖总比房间里好上几倍吧..

 

“哦..忘了你失忆了。刚刚不是说了东边的小湖吗?往东边走就可以了”

 

“呃… 走多久?”

 

“十来二十分钟左右吧”

 

十来二十分钟!? 那么走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是臭汗啦! 还好他还知道用分钟来算时间,证明我并不是穿越回到了古代,至少这个是我唯一一件现在值得庆幸的事啊。

 

“好吧,那么衣服,毛巾,肥皂,和梳子在哪里?”

 

“衣服在衣橱,毛巾在外面凉着呢,梳子在桌子上,但是那个肥什么的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紫宸握着杯子分别指向了衣橱,门外,和桌子,然后就不理会紫宁,往外面走去了。紫宁呆呆地坐在床上,看着紫宸离开的方向,心里却埋怨着:没有冲凉房也就算了,现在连肥皂都没有,冲屁啊! 我想回家了~~~

 

忍让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之有八九,至于如何去面对它们就要看自身的修为了。

朋友和我说:“你都很能忍”。

我和朋友说:“把他们当成玩笑就好了”。

介意太多反而会让自己陷入泥潭之中,

该放在心上的,就放着;不该放在心上的,就搁着。

没必要事事都去力求胜利。 有时候得到胜利之时,也有可能会失去某一些东西。

这就是所谓的得与失。

但是,还是那一句:“我不是圣人。”

往往想到的道理,都会用不着。

 

向往的那一天

有时候平凡的日子过太久了,就会想要有一天的特别。

我心里所向往的那一天,便是一个人度过的一天。

不需要见任何人,不需要和任何人联系,就单纯的一个人。

或许是独自一个人走在异国街上的那一天,

或许是独自一个人呆在家里看喜欢看的电影,连续剧,动漫的那一天,

或许是独自一个人赖在床上不肯起床的那一天,

或许是独自一个人闲逛百货公司,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甜品的那一天

反正,就是不必与认识的人说话,不必与认识的人联系,不必与认识的人见面,

只有自己做着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的那一天。

但是,谈何容易啊。。。 所以,那一天,才会成为我最向往的那一天。。。

大家所向往的那一天,又会是哪一天呢?

恐惧与失望?马来西亚吗?

4月28日在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实情却无人知晓。 一切都是大家的猜测,就连我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有人说“他们”早就放了一些“人”进去渴望和平的队伍里,制造混乱,给了“别人”一些借口可以攻击。

如果是这样,其实我也能够体会“他们”的心情。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被挑战了,需要捍卫面子,但是也知道“渴望和平的人”是不会乱来,所以就自己安排了一些混乱。。。 。。。

有一位朋友说得对,与其“坐在那边”,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活动。 “坐在那边”和国外的“抗议”与“游行”有什么分别么? 如果能够让这么多人一起种花,种树,去老人院,孤儿院,收拾街道垃圾等,同时也不忘记宣扬自己的口号,这不是更好吗? 这样一来,别人也没有借口可以破坏聚会了。。

不是吗?

很模糊了。。。<img src="/plugins/HC_Emoticons/emoticons/tuski/25.gif" border="0" alt="疑問" longde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