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回忆》3 – 子陵 篇 –

《失去的回忆》3  – 子陵 篇 –

“哥哥”
面对着熟悉的背影,我叫道。 哥哥回头对着我微笑,却没有回答些什么。 明明是如此熟悉的笑容,但是隐约能够感觉到这个笑容出现了少许的变化,一种说不出口的变化。没有深入研究这种感觉,我把视线转移到除了哥哥以外的地方,四周都是漆黑一片。我再次看着哥哥,虽然四周并没有任何光芒,但是我却能够很清楚地看见哥哥就在我的眼前。于是靠着哥哥的方向走了过去,我的右手,很自然地握着哥哥的衣角,手上却不再是带着温软的感觉,而是冰冷的气息。 我也没有去特别在意这些,因为我专注的只是四周的黑暗。

“这里…是哪里…?” 弱弱地问着哥哥,同时也更加地靠着哥哥了。 因为只有在哥哥身边才是安全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不行哦” 哥哥温柔地说。 但是从这温柔的语气当中,我能够感受到的不止是温柔,还有冰冷。
“不行?” 是什么意思? 我从放在黑暗中的注意力,反射到哥哥的身上。这次,我的眼睛与哥哥的眼睛对望,我才发现哥哥的眼睛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眼睛中央失去了应有的光彩,变得暗淡了。
“嗯,不行哦,不许你再靠过来了。”
“为什么?”
“因为再靠过来,我害怕你也会被我锁在这黑暗的地方。”
“这里?这里…是哪里?” 我的思想开始混乱了,我和哥哥不是应该在狩猎适合制造防具的金属吗? 然后… 然后我们进去了山洞里… 然后…我们迷路了… 然后… 然后… 我… 哥哥他…被一阵风带走了…不…当那阵风离开我的时候…风吹往的方向,能够清楚地看见的是一只怪兽的背影… 然后… 三个人出现了…他们… 想杀死哥哥…不…他们是想狩猎那只怪兽…然后… 然后…
在回忆起这一段不愉快的事情,我的身体开始发抖了。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离开了哥哥的衣角,慢慢地捂着我的嘴巴,但是眼睛依然是看着哥哥。这个时候的哥哥,继续微笑地对我说
“想起了? 嗯… 我离开了… 而且现在也要再度离开了。”
离开!? 我回过神来,抓住哥哥的手,想要喊着哥哥的名字,但是我的手握空了,我触摸不到哥哥的手,哥哥的手,变透明了。 再一次看着哥哥的脸,变淡了,哥哥的脸,连同身体一起慢慢变淡了。
“陵,不要跟着我的脚步。 就算没有了我,你也要活下去。”
我开始流泪了,想要开嗓子说话,喊住让哥哥别走,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哥哥不在了,不会在你身边守候着你了。 不必来找我了,这里很危险,别让我到了最后还为你挂心了”
哥哥变得越来越淡,快要看不见他的身体了,我扑前去想要把哥哥抓住,却发现我自己也动不了了。
不要… 不要离开我…. 我心是这样呐喊的, 但是却出不到任何声音来。
“再见了,陵,我亲… …. ” 听不见了,哥哥的声音消失了,听不见了,哥哥连同身体一起消失了,看不见了。 突然间哥哥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门,一道纯银色的门。 我下意识地把右手移动去门把,我才发现我可以动了。 左手握成拳头放在心口前,默默地祈祷着,希望哥哥就在门的后面,带上开心的微笑迎接着我。 鼓起了勇气,把所有的力量放在右手,把手被我向右扭了一下,门变打开了。 刺眼的光线让我无法把眼睛打开。 缓缓地把光线收容在我的眼里,眼前出现的并不是哥哥,而是灰白色的天花板。

我坐了起来,脸上好像有潮湿的感觉。我伸手去触碰那潮湿的源头,原来是从我的眼睛溜出来的泪水。 看着手上的泪水,想起刚刚的梦,哥哥已经离开我了,被那个怪兽带走了,而且很大的机会率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很大的机会率,但是并不代表已经离开了,但是还是有一定的机会率。 想到这里,我哭泣了,双手围绕着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在床上缩了起来,但是眼睛却已经留不出任何得眼泪了。

“锌恩,你不是吧?” 我被一把声音给喊醒了。 虽然这把声音感觉上是来自很远的地方,但是由于它的主人是喊出来的,所以我还是听得很清楚。 现在回想起来,遇见那三个人过后我好像哭昏了,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难道是他们把我送来这里的? 话说,这里是哪里?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离开了软绵绵的床,往门口走了过去,并顺着那把声音,离开了那间房间。 依稀还能够听见几把不同主人的声音不断地从楼梯间传了上来,在走往楼梯间的同时,我四处张望,这墙壁的颜色,和刚刚那间房间的天花是同一种颜色。 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像没有把房间完全看清楚才走了出来。灰白色洋灰的天花以及墙壁,地上也逃离不了白色的命运,一块一块纯白色大云石在通道上排列着去。虽然没有灯火,但是却能够很清楚地看见这些颜色。难道是施展了什么魔法么?我心是这样想的。我顺着声音的由来,不知不觉走到了楼梯口了。 虽然偷听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是我还是躲在楼梯口听着他们的谈话。

“我不赞同” 又是另外一把不认识的声音响起来了。
“难道要我放着一位刚刚失去亲人的女孩在山洞里不理吗?” 这把声音,我认得。是第一个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第一个告诉我中了箭的话连哥哥也会死去,还有告诉我要带我离开那里的那个男人。
“锌恩,不是让你放下在山洞里不管,但是也别带回来我们的休息站啊! 把她托付给城市的守卫员不就好了吗?”这把声音我也认得,和刚刚呐喊的声音是同一个主人,也是在山洞里其中一个人。 原来那个很温柔的那个男人名字是锌恩吗?这里就是他们的休息站吗? 休息站… 哥哥说过只要是军团的人都可以自由使用公共的休息站。 这里就是那个所谓的休息站吗? 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还是继续听吧…
“艾莫,恺,直接把她交去那个地方她不是更加适应不来么? 至少我们是最后接触她的人,道理上也需要好好地为她解释刚刚的那种情况。”
“我不赞同” 同样是那不认识的声音,我蹲下身子,头悄悄地往下瞧,能够看见那边有一张很大纯白色的圆桌,周围坐了4个人。 其中一个人我认得,是被我阻挡着不能够放箭的女人,还有3个男人我不认得的。以他们的声音来分别,其中2个应该就是山洞里面的人吧。他们身上穿着的依然是白色的衣裳。有的长袖,有的短袖,有的无绣。虽然是白色,但是造型却有点出入。突然间那个女人出声了。
“下来吧。”
这时,全部人都静了下来,看着那个女人,然后就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那个女人发现了我!
我下意识地把头缩了起来。
算了吧,他们都发现我了,就下去吧。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站了起来,然后往下移动了。
“你醒来了?”那个叫锌恩的男人微笑地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她都醒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一次过把所有东西交待清楚过后,继续去狩猎了?”那把很大声的声音原来是来自这位佩带着剑的男人所发出了。 这个时候我才能够很清楚地看着他们的衣着。 那位剑使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袖皮衣,中间绑上了深褐色的皮带,左手边佩戴了一把剑,但是我却看不清楚剑鞘和剑的样子,只能够看见是黑色的剑柄和黑色的剑鞘,下半身穿着黑色的长裤。
“如何?” 那把不认识的声音的男人,看了看我,然后望着锌恩问道。这个男人身穿白色棉衣却套上了类似某种金属的盔甲,和刚刚那个剑使一样,左手边佩戴了一把剑,这把剑柄是银色,但是剑鞘却是很不合佩的黑色,他也穿着长裤,但是却是银白色的长裤。
再看看那锌恩,他和他们两位不一样,他穿着白色袍子,当中还有点闪闪发亮的银色光线散发出来。身边没有佩戴任何的武器,应该是一位魔法使。锌恩思沉了很久,当他把眼睛望向我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我打断了他的想法。因为我已经不想给任何人带来任何麻烦了。刚刚虽然只是听见一部分的谈话,但是我能够确定因为我的关系,他们暂停了狩猎的活动。我想去找哥哥,不想打扰任何人的任何活动了。

“对不起, 刚刚麻烦你们了,接下来我一个人没有问题的。” 然后我鞠躬以示感激。 虽然没有看到他们的脸,但是我相信他们应该都错愕了吧。 不让他们有任何的抗议,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挺直了身体,往门那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没有理会他们有什么动静,我继续往前走动。穿越过了许多走廊,我出奇地没有迷路,很顺利的便走到了大街。

又是这里吗?
明明刚刚才和哥哥走过的街道,现在却因为少了哥哥而感到落寞。 握紧了右手,心里下了决心。
一定会去寻找哥哥!
无论刚刚哥哥说了别走上他的道路,但是我还是决定了要去寻找哥哥。 与其很失落地接受哥哥已经离开了我的事情,不如去寻找哥哥然后认清这个事实。一天没有看见哥哥,我相信哥哥还在等待我的。
哥哥,等我吧! 现在就来了。

《续 准备的回忆》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