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出自于《诗经》中的《国风·郑风·将仲子》:

“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有时候你想不必去理会一些流言蜚语,默默地相信着“流言止于智者”这个简单的道理。
问题并不是在这个道理的真实感,其实,你相信的没有错,流言嘛,的确是止于智者。
问题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智者。

读书,就代表他们有能力去想一下流言的真实感?其实,并不然。
读书,教的是知识,但是没有教他们智慧。
的确,有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是很有智慧的,如果他们不懒惰去思考的话。。。

所以我不喜欢看FaceBxxx, Twixxxx等,因为很多时候,发言的,转发的,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也就是俗语说的:不负责任)

比如:每天只可以吃一颗鸡蛋,吃多过一颗,有害于身体

这是真的吗?其实,并不见得。的确,吃太多不好,但是并不代表吃多过一颗就等于不好。

作者:李昕
链接://www.zhihu.com/question/20637590/answer/1571238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那么是不是代表着每天吃两个鸡蛋对人体就有害呢?
并不是这样的。
推荐摄入量(ReconlIIlended nutrient intake,RNI)是指可以满足某一特定性别、年龄及生理状况群体中绝大多数(97%~98%)人的需要。长期摄入RNI水平,可以满足身体对该营养素的需要,保持健康和维持组织中有适当的储备。并不是说超过此标准一定对人体有害。
但是为什么吃多过一颗鸡蛋=有害这一种消息还是在社交网络乱乱飞呢? 因为大家都只是读了标题,很吃惊!就转载了。不然就是看了前面那几行字,很吃惊!又转载了。
所以,人言还是可畏的。
我还记得我告诉过一个学生
“I will inform her what you wanted to tell us. But the decision is on her. Please ask her for the final decision regarding this when you meet her again.”
然后当我的这一个学生见到她的时候,她拒绝了学生的要求。可恶的就是学生却说:
“But Ms.XXX said you will … … …”
那位Ms.XXX就是我。 大哥,不,大爷,没听见我说决定是取决于她么?没听见我说请问她看她最后的决定是什么吗?和我说话的时候你的耳朵在干嘛呢?怎么听前面却不听后面呢?
结果受害人变成我了。因为学生有可能会帮我免费宣传的说我骗了他,而那位她会以为我越权帮她决定了一些我不可以拿决定的是,顺便去老板那里放几支飞刀。
希望流言止于智者啊… 不然我就要喊一句“冤枉啊~~~”
附带 “人言可畏…”

学画画

 

 

 

 

原本想画这个:

IMG-20150323-WA0007 (1)

结果变成这个:

IMG-20150323-WA0009

进化成为这个:

IMG-20150323-WA0011

接着变成这个:

IMG-20150323-WA0013

然后变成这个:

IMG-20150323-WA0025

结果变成这个:

IMG-20150323-WA0029

最后成为这个:

IMG-20150323-WA0031

感觉还不错,虽然跑题跑的太厉害了。 哈哈

好久没写部落格了

还记得以前我都差不多天天写部落格。 几乎每一天都有更新,去逛别人的部落格,去留言,互动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为了什么原因,停止了这一切呢?

嗯。。。 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借口吧。

今天突然间开了自己的部落格,很吃惊的它居然还在。 我以为超过了一段时期没有更新就会被删除了部落格和蚂蚁村名的头衔。

这是一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一个记录了我在迷失中找到目的地的那个过程,如果被删除了我也是万分的不舍。

好吧。让我再瞧瞧,能够为陪伴了我这么久的它做些什么。

【很长的梦】第三章 冒险者?

【很长的梦】第三章 冒险者?

 

虽然前几天被特如其来的改变给雷到了,从原本的世界,不知道如何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不过这几天冷静下来过后还是把现在的情况给弄清楚了。不习惯的地方,多多少少都已经习惯了。而不记得的人和事,黄嫂都有头脑烧坏了来搪塞着众人的嘴巴。

 

这个地方是一个名为新奥的村庄, 坐落于封冥国的思域西南方。新奥是一个比较偏僻,和平的地方,大家都自给自足的,如果需要任何物品而自己没有的话,也可以和其他人来个等价交换取自己的必需品。唐嫂是15年前才来到这里,长年以来都以编制藤具为生。而紫宁和紫宸却是唐嫂后来从附近的小镇给带回来的。 他们都是孤儿,那一年紫宁才两岁,而紫宸才一个月大。 说起来很奇怪, 村里没有人知道唐嫂的名字, 只是知道她姓唐。但是村里没有人姓唐, 所以称呼她为唐嫂也不以为意。而大家也没有想要去挖掘别人的故事, 因为唐嫂并不是第一个外来人,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位。来到这里且不打算自动说出自己的故事的人,基本上都有不想说的故事。只要不会打扰到村庄的安宁,基本上村长是来者不拒。

 

前几天来探望紫宁的是这个村庄其中一位农夫, 姓黑名炭。这个名字却和他非常的符合, 一大块黑炭。今年已经十七岁的紫宁, 为了帮补家用从12岁起就在村庄里到处为别人打工。那里需要帮忙, 他就去哪里, 酬劳有时候是钱币, 有时候是食物, 有时候是日常必需品,如果有的选择,基本上紫宁本人会选择日常用品,因为比较实用。

 

而前几天黑大叔的水牛病倒了, 无法为黑大叔耕田, 所以黑大叔才叫紫宁帮忙耕田一个月, 以一袋米为酬劳。 要知道一袋米已经足够他和唐嫂,紫辰生活上几个月了。 但是紫宁才耕了两天的田, 就病倒了。 这对一个从小开始打工的他非常不正常, 所以大家都很担心。除了黑大叔, 其他村民前前后后都差不多来完了。看见紫宁退烧了才安心下来,可没想到现在却闹失忆了。

 

虽然紫宁刚来到这里还蛮忐忑不安, 毕竟是不认识的地方。 但是不可否认,人类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在这里,几乎不需要担心金钱的问题, 只要身体能够工作,随便什么工作都可以让自己继续生活下去。(当然,这只不过是听说的,毕竟紫宁来到这个世界过后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家里休息着。偶尔还会去瀑布冲凉)。

 

至于之前世界的生活,紫宁虽然不是没有怀念过,但是还不至于天天烦恼着要如何回到原本的地方。 紫宁原本就是一个孤儿。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紫宁,一直向往着自由,因为不喜欢被孤儿院的规矩束缚着,某天半夜三更的时候便逃了出来。 然后遇到了一个不错的老板,所以就住在老板的商店里,半工读地供自己生活了。 那个时候的紫宁才12岁。

 

要说唯一一个让紫宁不舒服的是身上的变化。原本应该有的已经没有了,但是原本不应该有的现在却出现了。 刚开始上厕所和冲凉的时候自己已经挣扎了很久,第一次去瀑布冲凉的时候还被看了全身。但是鉴于带有轻微洁癖的自己,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至少一天没有冲凉一次! 结果, 紫宁还是偶尔走去了森林的瀑布去冲凉。遇见天气不好的时候只能够在房间自己解决了。

 

好难得能够离开繁忙的城市,来到乡村的地方,紫宁有空没空都会坐在屋外的椅子上,闭上了双眼,昂头感受着周围自然的气息。清新的空气能够让人更加的精神,健康。再加上什么都不用做的情况之下,紫宁早就犯懒了。

 

“怎么?又发呆了?” 难得的和谐被一道清爽的声音给打断了。紫宁瞄了瞄来人,便闭上眼睛,继续享受这股和谐了。 来人正是紫宁的死党。正确来说,是在这个世界上紫宁的死党。 他的名字叫郑凤鸣,是紫宁的邻居,和紫宁同岁。但是他的高度足足超过了紫宁10厘米,加上怎样晒都晒不黑的肌肤,五官端正,身材均匀,对紫宁来说,他的存在根本就是不可理喻。因为就算是原本身为女人的紫宁,这种天赐的身材和外貌都不曾出现在她的身上。所以凤鸣给紫宁的第一印象就是,欠揍的小白脸。

 

凤鸣很随意地在紫宁身边坐了下来,学着紫宁闭上了他的眼睛,感受着风的流动。

“我发现啊,你痊愈之后,似乎很喜欢坐在这里发呆”

 

“怎么,法律规定不可以坐在这里发呆了?”  没有打开眼睛的意思,紫宁就很随意回答了风鸣。

 

“法律?什么来的?”好奇心重的凤鸣, 听见一个没有听过的名词,就很好奇地看着紫宁问道。

 

“法律嘛… 不就是… “ 睁开了眼睛,却看见凤鸣在注视着自己。看见他那很好奇的脸,紫宁就想起了前几天的事情。之前自己失忆的事情让凤鸣知道后,足足被他缠上了三天才放过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问不出什么,凤鸣决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所以现在为了打断他继续问下去,紫宁决定转移话题。

 

“怎么? 今天又吹了什么风,让我们的郑三少又过来探望我了?” 称呼他为三少也不为过。因为凤鸣在家排序第三。最小的男丁,长相比他那两个哥哥出色太多了,感觉上不像是同一个家庭的人,所以在家里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结果养成了他天天跑过来找以前和现在的紫宁聊天的坏习惯。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准备的,有点替你担心而已”

 

看见凤鸣重新的闭上眼睛, 紫宁就知道自己转移话题成功了。 但是刚刚好像听见了一些勾起自己的好奇心的事情 “准备? 准备什么?”

 

凤鸣很随意的回答 “未来啊。”

 

紫凝接着问 “未来? 还需要准备?”

 

重新的瞪着紫宁, 凤鸣问 “你不会失忆到把那个未来都忘记了吧?”

 

性格倔强的紫宁, 最不喜欢就是被人小看自己。这也是自己从孤儿院出走的其中一个原因,所以干脆不理会凤鸣。 “要说就说,不说就算!”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知道自己已经惹火了紫宁, 虽然只是有几天的相处,凤鸣已经自问很了解这个很容易发火的紫宁了。凤鸣苦笑道 “好嘛好嘛, 我这还不是太好人了,明知道你已经失忆了,所以今天来就是要提醒你明天我们便需要去尧陵镇选择与注册我们未来道路的日子, 让你今天做些准备呢”

 

“道路? 什么道路?明天就去?怎么这么突然?” 原谅了凤鸣, 紫宁问道。

 

“失忆过后黄嫂没有和你提起过吧。黄嫂一直以来对你选择道路的事情都保持沉默,或许黄嫂根本就不舍得让你走呢。爱子心切,我懂得。我家就是和黄嫂一个模样。但是没有办法啊!男儿自在四方。怎么可能没有出去见识过就在村子里草草聊生呢?“

 

“我不是要听你说这些废话,我要知道的是什么是道路,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道路嘛,有好多啊,每个十七岁的人都需要在指定的那个月,去选择和注册自己的未来。其实道路只是统称,真正的名字是魔师职业。”

 

“停!” 紫宁打断了长气的凤鸣, 他听见了一个很强吸引力的词。 “魔师职业?”

 

“魔师也是统称的冒险者。顾名思义就是去冒险来换取生活的必需品,或者更多的东西。 基本上有俩种魔师辅魔师和战魔师。然后又分为九种属性。暗,光,金,木,水,火,土,风,雷。加上武器的选择,一共有超过三百四十二种道路可以走。

 

“武器?”

 

凤鸣点了点头 “对,没错。而冒险者就会把这九种属性,应用在武器上。 基本的武器有十八种,分别是剑,刀,扇,环,枪,还有… 呃…. ”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这就是基本的十八种武器。这还不是全部,其余的还有弓,尺,环,针,飞刀等在世界各地出现过,也有不小的名字。” 声音从后方传来,紫宁和凤鸣吓了一跳,弹站了起来,望后面看去,只见黄嫂正站在他们的不远处,看着他们,微笑着。

 

‘黄… 黄嫂… 真厉害啊…’ 凤鸣惊讶地从内心发出了感叹,这些武器自己来找紫宁之前就背了老半天,原本还打算酸一下紫宁,没想到自个儿却忘记了,但是黄嫂却能够一个不漏地说了出来。。

 

“这当然,哪儿像某些人天天吊儿郎当的。” 紫宁还不抓紧机会,踩一下好友。 难得的机会啊… 果然被凤鸣回瞪了一眼。

 

“没什么厉不厉害的,这十八件最基本的武器,在城市里连三岁小孩都会背了。怎么了?还没有想好要修炼什么武器,搭配什么属性么?”黄嫂走了过来,坐在椅子的左边,右手轻轻地拍在椅子上,意思他们都坐下来。

 

凤鸣的脸都苦了起来,心道”黄嫂不说就算了,怎么把三岁小孩子和我比啊… 苦逼啊… ” 紫宁却站在凤鸣身边偷笑。不过这个偷笑还是太明显了,结果凤鸣再给紫宁一个瞪。

 

坚决无视了好友的抗议,紫宁和凤鸣都坐了下来,紫宁回归认真的问道“修炼武器和搭配元素… 那么是不是说我用剑,再搭配火的属性,就变成了火剑?”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火属性不单单只能够附在武器上使用,也可以当成咒术那样发出攻击。搭配在武器上是为了防止近战,但是如果你有很可靠的近战朋友,不妨把防御都交给他们,专注于你的咒术。越是强大的咒术,需要吟唱的时间就越长,所以一般如果没有队友,都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那… 我只能够用一种武器吗?”

 

“当然不,如果你愿意,全部武器你都可以使用和修炼。没有规定说剑使就必须用剑,如果剑被打飞了,至少还有匕首可以救剑使一命。 当然,大家一般都会专注修炼一件武器,另外搭配一件能够保你一命的副武器。 至于怎样的搭配,就要看你自己的喜好了。 ”

 

“啊… … 好复杂啊!” 紫宁伸了伸懒腰,有些不满地说道。

 

“如果不想那么复杂,就留下来陪我好了。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在新奥里,过着一些简简单单生活,不是很好吗?”

 

“留下来… … ” 接着,大家都没有说话了。 凤鸣原本就想开口骂紫宁了,因为建议一起当冒险者的主谋就是紫宁,也因为这件事情,凤鸣和家人闹了整个星期的脾气,才被家人默许去当冒险者。但是却看见黄嫂温柔的凝视着紫宁,好像真的很希望紫宁会选择留下来。所以凤鸣就沉默,也对,有那一对父母是不担心自己孩子除外闯荡,包括了自己的父母。想到这里,凤鸣决定了用剩下的一天时间好好地补偿自己的家人,算是为家人尽的最后一份力(虽然一直以来什么都不需要做),毕竟以后有没有机会回来还是未知之数。

 

紫宁又何尝不是希望留下来。在原本的世界里,紫宁努力地生活了17年,每天上课,做工,玩网游,一天二十四小时好像都不够。来到了这里终于可以享受了平静的生活,每天睡到自然醒,不需要念不喜欢的书,不需要担心考试不会做,不需要天天强逼着自己的笑容去上班面对客人,不需要为网游而伤神懊恼什么时候才能变强,所以紫宁当然不舍得离开。当冒险者,顾名思义,会有一定的冒险几率,或许某一天被人给啃了也说不定。只是,紫宁有一种感觉,类似第六感的感觉,那个感觉告诉紫宁,如果他选择留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后悔。只是后悔什么,他却不知道。 在犹豫不决过后,紫宁的眼神终于坚定了下来 “不留”

 

短短的两个字,却让黄嫂眼睛里闪过了一层灰色。

 

“那好吧。明天我再来找你。” 凤鸣站了起来,微笑地对黄嫂道 “黄嫂,我先走了。再见。”

 

“嗯… ” 平淡的回应,凤鸣便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回去了。

 

紫宁和黄嫂并没有说话,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一直到了晚上,紫宁站在自己的衣橱前,却不知道需要带些什么去尧陵镇。结果站了半个小时黄嫂走了进来。紫宁很自然地把衣橱前的位子让给了黄嫂,然后看着黄嫂很熟悉地把自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放在了床山。 然后再拿一个藤子制成的箱子,把衣服和日常用品整整齐齐地放在箱子里。

 

”出到去外面万事要小心。人善人恶必须要靠自己才懂得分辨。在村子外面的世界并不像村子里那么和平。能够免去的麻烦就尽量不要去接触。什么皇族贵族九大家族的人能够不接触就别接触了,基本上他们都一个样,藏很深。“

 

要知道现在的紫宁并不是原本什么都不懂,在村子里面长大的紫宁。这些人情世故,人善人伪的事情自己本身就看的太多了。而且紫宁天生就喜欢自由,从来不喜欢被束缚,所以能够免去的麻烦当然会离得远远的。

 

“能免当然则免,但是皇族贵族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九大家族又是什么一回事?”

 

黄嫂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想了想,然后一边收拾,一边和紫宁解释道”还记得昨天的九种属性了?“

 

”记得“

 

“能够善用,和掌握着这九种属性的特质除了需要努力去了解与适应以外,也需要天生的亲和力,也就是能够和自身属性的亲和力。这九大家族虽然不是什么贵族,不过他们都存在在这个国家超过了千年,从第一代起拥有比一般人高的亲和力,加上累积了九种属性千年的知识和运用之道,所以施展起来比一般人更容易上手。他们就是九大家族,而九大家族的领导人也称之为九帅。”

 

”九帅… “

 

“这些对现在的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身的安全。” 对九大家族来说,紫宁微不足道的力量当然不会引起他们任何的注意力,所以这些知识,普通普通知道就好。

 

”嗯,明白了。“ 房间又回归沉默,只剩下黄嫂收拾东西的声音。凝视着黄嫂,每一件衣服都很小心的收拾进箱子,深怕会因为放不好而弄皱了衣服。明明紫宁只有那几件能够换洗的衣服,但是黄嫂都用了不少时间去收拾好。

 

“黄嫂…”

 

”嗯?“ 终于收拾完毕了,黄嫂把箱子盖了起来,再锁好。

 

“为什么你都让我和紫宸唤你黄嫂,而不是妈妈? 明明我们俩都是孤儿。”

 

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黄嫂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晚了,睡吧。明天还需要早起上路。“ 说完黄嫂变转身离开了房间。 紫宁看着黄嫂离开的背影,似乎看见黄嫂走路的时候稍微有点震抖。 心想,难道又有什么故事吗?难道有了爱人,因为和爱人吵架所以躲在这里,又不想让爱人误会所以不让喊娘吗? 复杂啊。。。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二)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二) 

拿着衣服和毛巾, 穿着两天没有换过的衣服, 天气说起来不算冷。走在路上还算蛮舒服的。刚刚黄嫂还让我多穿点衣服, 别开玩笑了, 再穿多一点我要热死了。

 

结果在黄嫂去拿衣服的时候紫宁就溜走了。

 

以前住在城市里虽然说是路边有大树, 但是却没有这里的树大。 虽然这片森林不算茂密, 不过盛在树木的数量够多够高。 所以就算现在是中午, 走在小道不会觉得热, 反而会有很清新舒适的微风吹过, 感觉还真的不错。

 

不知不觉听见流水的声音, 心想终于要到了, 紫宁便加快了脚步。 直到穿越过了森林, 前方大量光芒的照射, 紫宁停下了脚步, 不可思议地看着前方的景色。

 

紫晨这小子, 不是说是湖吗?高山流水的怎么看都是瀑布啊! 真是无语了。瀑布啊… 好久没有来过了…

 

左看看, 右看看,紫宸说过,大家都是旁晚时分才过来的,而且最近天气这么冷(对他们来说很冷),现在又只不过是中午,大概不会有人来吧。 再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紫宁心想 拼了!

 

把带来的干净衣服放在湖边的石头上,边把身上的衣服卸掉。一直到剩下一条裤子,紫宁手上的动作停留在裤头前,犹豫了…

 

怎么办… 虽然之前上厕所的时候很勉强的已经习惯了… 但是现在是冲凉啊… 不一样啊… 算了… 把裤子脱掉,剩下最后的保护层… 以后才算吧

 

结果,紫宁只是穿着短短的四角裤,变跳了下湖。

 

”舒服啊… 呃… 不然到瀑布下冲冲水去吧…“ 紫宁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变向瀑布中央游了过去。 但是紫宁却没有发现有一道人影渐渐地接近了湖的方向。

 

“超级舒服啊!” 紫宁不知不觉中已经冲瀑布的方向游了出来, 紫宁上了岸,很自然的把原本最后防卫的四角裤给脱下来,本来就不可能在穿着湿的四角裤的情况之下又穿着干净的裤子啊。然后便拿起脚下的干净衣服。

 

“啊!色狼啊!” 紫宁被特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在转身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同时,紫宁把刚拿起来的衣服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只看见一个女生,遮住自己的眼睛同时,已经蹲在河边,整个人就好像卷了起来。

 

“你… 你… 你等一下… 你… 别开眼睛啊!千万别开!” 女孩身体一震,变微微地点头,然后紫宁便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穿了,然后再喘了喘,再次看向那个女孩。女孩依然缩着自己的身体,一动也不动地蹲在湖边。紫宁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女孩,虽然还是在蹲着,不过看起来年纪应该不会很大。长长的头发有一半以上是绑了起来成了两条小马尾在头的左右边,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看起来很亮丽,在自己的世界里应该可以去拍洗头水的广告了吧。

 

“呃…. 那个… 你可以抬头了,我穿好了….”

 

女孩渐渐地把头抬起来,已经是泪流满目了,看着紫宁的眼神充满了害怕和不知所措。

 

“呃… 那个… 你… 还好吧….”

 

女孩依然没有回答,但是眼泪还是不停止地往地上滴。

 

”呃… 那个… 我说… 你就别哭了吧… 被看的是我啊!我还比你委屈呢… 怎么现在好像你才是受害者啊…“

 

“哇!呜哇。。。!色狼啊! 呜哇!”

 

”我… 你… 我哪里像色狼了啊!你… 你… “紫宁恨啊… 明明被看得人是自己,怎么现在被说成色狼了,紫宁最恨就是被人冤枉了。就算对象是小女生,也不可以被冤枉!但是小女孩像是没有听见紫宁的女孩,哭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向。

 

紫宁越想越气了,这个女孩怎么这么难搞啊。明明吃亏的又不是她!

 

“你给我停!” 女孩依旧没有停止哭声 ”你再不停下来我就过来把你就下湖了!给我停!不许哭!“ 女孩终于停止可哭声,但是眼泪依然没有停止,正楚楚可怜的看着紫宁。紫宁这辈子最怕就是别人哭了,哭的人给自己的感觉就是明明是解决不了问题,还要哭,这样就更加解决不了问题了。

 

“我说你就别再哭了,我喊你一声大姐可以了吧。你又没有吃亏,明明吃亏的人是我。我都还没有喊你是色狼,你就已经恶人先告状了。我刚才离开湖的时候你又不喊,等我脱完了你才喊,这算是什么情况啊?”

 

”我… 我…来不及反应… “

 

太好了,终于听见除了色狼以外的词从她的嘴巴说出来了。

 

“那也不可以说我是色狼啊!”

 

“哥哥说… 露体的… 都是… 都是… 色狼…” 女孩畏畏缩缩回答紫宁。

 

”你以为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露体狂啊!没事我非要需要躲在湖中然后等有人来的时候才露体吗?我才没有那么无聊!“

 

女孩终于停止了哭泣,看着紫宁,不语。

“再说,露体狂应该都是那些三十,四十多岁的大叔啊,我哪儿像大叔了?像吗?像吗?”

 

”不… 不像“

 

“所以,还不快道歉?”

 

”对… 对不起…“

 

“嗯… 乖… ”这个女孩还真的出乎意料的乖啊。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来这里了?“

 

“我… 叫慧琴… 跟着… 叔叔他们过来的… 他们在附近的村庄处理一些事情… 我很无聊… 边出来走走了…”

 

”慧琴… 慧琴… 很不错的名字。 我是紫宁。“

 

“紫宁… 你… 你好…”

 

”说你好的时候就需要握手了,这是礼貌。“紫宁走到慧琴身边,伸出了右手。慧琴看着紫宁的手,边战战磕磕地伸出了右手,然后紫宁主动的握着慧琴的手,很满意地说”你好,慧琴“。

 

“你…你好… 紫… 宁…”

 

紫宁笑了,女孩也笑了。轮到紫宁呆了。“呃… 真没想到你笑起来还蛮可爱的。下次笑多一点吧,你哭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我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叔叔们会担心的… “。女孩红着脸,抽回了自己的手,站了起来变转身边离开了。

 

“哦… 拜拜~”

 

女孩稍微停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真危险啊… 没想到村里的人没有来,反而外人来了… 危险啊….”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很长的梦】 第二章 很多的不习惯

 

“喝药了” 紫宸双手捧着温热的药,一步一步小心的走到紫宁面前,生怕药会因为自己的倾斜而浪费了黄嫂辛苦熬了两个小时的药。

 

“我说…我都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怎么还需要喝这种臭臭的药啊?” 伸手快速地接过那碗药,真的害怕紫宸会把药倒在自己的身上。嗅了嗅那碗漆黑黑的药,紫宁皱起了眉头,以前发烧头疼的时候最多也只是吃一,俩颗药就解决了。现在连续两天都要和这么苦的药,心都快要崩溃了。

 

紫宸双手插在腰间,很骄傲地说“黄嫂说的,需要喝完它,你才会痊愈。不然你又会不记得我们是谁了”

 

紫宁苦笑地说“是的是的,喝就喝吧” 鼓起勇气,一口气的把药给灌了下去。紫宸也没有闲着,知道紫宁怕苦,虽然家里穷,没有酸梅什么的,但是清水还是有的。在紫宁喝药的时候,紫宸便倒了一杯水,接过了紫宁喝完了的药碗,把杯子提了给他。 紫宁立刻把水都给灌下去了。

 

”该死的药… 快要苦死我了… 我说,紫宸,都快要两天了,就算我不换衣服,但是身子总该洗一洗,清理一下吧。” 从来都没有试过两天没有冲凉,虽然说一直都躺在床上没有活动,但是总是觉得不舒服。

 

把紫宁的杯子也接了下来,紫宸边说到“哦,那么我打水给你冲凉吧”说话紫宸转身要走了。

 

“等等!什么打水给我啊?我可以走动啊!不要和我说这里连个冲凉房都没有吧” 开什么玩笑,打水给我冲凉? 要在房间里面冲凉?倒不如说是抹身而已吧,那可不算是冲凉啊!

 

紫宸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紫宁“冲凉房?那是什么东西啊?”

 

“呃… 就是冲凉的房间…” 紫宸依然在看着紫宁, 不明白紫宁的意思。

 

“就是一个小房间,然后里面有自来水,肥皂什么的,然后我们在里面洗身子啊!”

 

“哦… ” 紫宁心想这下紫宸应该明白了吧。“但是我们这里没有那个房间呢。虽然黄嫂说过最近可以无视你说的奇怪的话, 但是冲凉房,自来水什么的还是2第一次听见呢。我们一直以来呢, 天气冷的时候都是从外面打水回来抹身子,天气晴朗的时候都是去东边的小湖里面冲凉呢。”

 

我靠!怎么这么原始啊!这次真的无语了。

 

“那… 你告诉我怎样去东边的小湖吧” 小湖总比房间里好上几倍吧..

 

“哦..忘了你失忆了。刚刚不是说了东边的小湖吗?往东边走就可以了”

 

“呃… 走多久?”

 

“十来二十分钟左右吧”

 

十来二十分钟!? 那么走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是臭汗啦! 还好他还知道用分钟来算时间,证明我并不是穿越回到了古代,至少这个是我唯一一件现在值得庆幸的事啊。

 

“好吧,那么衣服,毛巾,肥皂,和梳子在哪里?”

 

“衣服在衣橱,毛巾在外面凉着呢,梳子在桌子上,但是那个肥什么的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紫宸握着杯子分别指向了衣橱,门外,和桌子,然后就不理会紫宁,往外面走去了。紫宁呆呆地坐在床上,看着紫宸离开的方向,心里却埋怨着:没有冲凉房也就算了,现在连肥皂都没有,冲屁啊! 我想回家了~~~

 

【很长的梦】 第一章

【很长的梦】 第一章 发烧后遗症

缓缓地睁开眼睛,却被外面的阳光闪的睁不开它们。在她的努力之下,至少可以看见模模糊糊灰色的天花板。

“醒来了!紫宁醒来了! 婶婶! 紫宁醒来了!” 叫喊的声音逐渐离远,只能够知道是小孩子的声音,却分不出是男是女,但是另一股很明显的女声却越来越靠近。这两股声音她都不认识。

“醒来就醒来,喊得像叫狗似的。嗯… 烧已经退了,已经没有大碍了。”

额头多出了一股温暖的同时,她的眼睛终于习惯了周围的光线,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正在用手附在自己的额头上。说起来很奇怪,妇人一头白头发,却与她的容貌显示出来的年龄完全不符合。妇人看起来很年轻。

但是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病人最想问的就是 她是谁啊?

“怎么?虽然刚退烧了,用不着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妇人微微笑。

“呃… 我… 咳咳…” 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干渴的喉咙给呛到了。

“拿点水给他吧” 吩咐了站在身边的小童,妇人站了起来,走到船尾的椅子坐了下来。 小童飞快地把水杯给装满,走向床边,把躺在床上的病人轻轻地扶了起来,然后再把杯子交给病人。

喝了两口水,再看看身边的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的妇人身穿着淡米色朴素的长裙,而身边的小孩穿着补洞的衣服和长裤,短短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是小男孩。

依然是那句 他们是谁啊?

接下来她却错愕了。 眼睛环绕了四周,岩石搭成的墙壁与天花。 对,是没有板的天花。木制的桌子和椅子,和一些简单的家具,这完全不是自己家的摆设。

再看着妇人,下意识地问 ”这里… 是哪里?”

妇人看着发问问题的她,先是错愕,然后却微笑地说 “你的房间。”

小孩也跟着说 “对啊对啊!你的房间!”

“那么…你们是谁”

“这间屋子的主人”

“对啊对啊!屋子的主人”

心里暗叫不好,明明对方认识这个我,但是我却不认识她们。难不成我正在发梦,还是穿越了? 不对啊… 我没有见到穿越的虫洞什么的… 怎么可能睡觉睡觉的,就穿越了呢? 不可能吧… 虽然有点不踏实,但是还是必须问下一个问题。

“那么…我又是谁?”

妇人皱起眉头,当听见了这个问题,她已经知道情况不正常了。妇人走向紫宁,关心地问道。“你是紫宁。 怎么了? 都不记得了? 明明只是发烧而已。”

“对啊对啊!发烧吧了!”

紫宁低声的嘀咕“没错啊… 我的名字是紫宁啊… 但是…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妇人想继续地问下去的时候,却被一道很沉的声音给断了。

“唐嫂, 唐嫂在吗? ”

“在紫宁的房间呢,进来吧” 从新坐回了椅子上,关切的眼神依然落在紫宁身上。 而紫宁却还在皱着眉头深思着。

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紫宁的视线这才从床铺转移在高大的身形上,男人很明显与这间房间的大小不符合。 眼大眉粗,黝黑的皮肤,一眼就看得出应该是个粗人。但是男人接下来要说的话令紫宁更加的疑惑。

“唷!咱们的紫宁终于醒来了,怎么样?才在我那边耕了两天的田,就病倒了吗? 哈哈”

“对啊对啊!病倒了!” 小孩依然在一边起哄。

妇人却严肃地说 “他好像失忆了”

“对啊对啊!失忆了”

停下了笑声,男人一脸错愕的样子看着紫宁“不会吧?就病了那两天,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子,你说说,我是谁?” 男人走向紫宁的方向,小孩闪到了妇人身边,依偎着妇人,男人便坐了下来。

“对啊对啊!他是谁?” 小男孩瞪大眼睛地看着紫宁

男人身上的汗臭味都可以熏死一只老鼠了,现在还坐在紫宁的身边,而紫宁也有轻微的洁癖,所以很不满意地回答男人的问题 “我哪懂你是谁啊? ”

“对啊对啊!你是谁?” 小男孩回头看着大叔

“小子 ,不会吧?”

“对啊对啊!不会吧?”

“谁是你小子了。”

“对啊对啊!你小子?”

“就你啊小子! 生病到连黑大叔我都不认得了。这也太滑稽了吧?“ 说完,一只大手就搓乱了紫宁的头发。 紫宁虽然很想反抗,但是自身的体力却不争气,只能够任由男人搓乱她的头发,而她的头,也跟着男人搓的方向而旋转,令原本已经有点晕的紫宁,可以说是晕上加晕了。

“对啊对啊!太滑稽了吧”

唐嫂用手轻轻地敲了敲小孩的头说 “紫宸,别添乱了”

“哦… “ 小孩紫宸应了唐嫂一声,低下了头,继续依偎着妇人。

训了紫宸,随着变看向黑大叔 “黑大哥,你就别再弄紫宁了,他快要晕倒了” 黑大叔果然停下了动作,收起了手,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紫宁。

“小子,你真的失忆了?” “黑大叔很严肃地问。

“你叫谁小子啊… 开口闭口小子小子地叫”

“都说是叫你啊,难不成我要把女孩叫成小子吗?”

“所以说,为什么叫我小子啊! 我又不是男孩!” 紫宁终于把一直忍住的情绪给发泄出来的,但是,周围却没有接驳的声音,就这样突然安静了。 无论是那刚进来的黑大叔,还是重复着别人说话的紫宸,或者是温柔年轻的唐嫂,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紫宁。

黑大叔打破了宁静 “你… 紫宁… 你该不会是发烧发傻了? 连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 你不是男的… 难道我是女的?”

很长的梦

《楔子》很长的梦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愉悦的歌声, 虽然说不上悦耳, 但也为生日的寿星女祝贺。 声音的来源是虽然是扬声器, 但是寿星女还是觉得很开心。

“哈哈哈哈, 谢谢你们!” 面对着屏幕里面的网游, 用桌型麦克风回应着网游同伴们的祝福。

“铃~ 铃~ ” 眼睛瞄了瞄左手边小屏幕正在闪烁的手机

小影来电

这四个字, 让她又惊又喜。她已经等这通电话等得太久了。 手离开了键盘和老鼠,很快反应地按下接通的按钮。

“喂! 小影! 是你吗?” 声音也很明显地在震抖着

最期待的声音并没有回应,但是扬声器传来了带有讥笑得到声音 “喂~ 小影啊~ 好想你啊~ 哈哈”

一阵大笑后, 另一道声音道 “你啊, 是不是应该把我们这边的连线关了才接电话啊?”

接着又是一阵轰笑。

“哼! 不理你们了” 用手遮住电话的话筒, 一道浅红色飞沫在她的脸上, 接着就立刻在电脑屏幕按下关闭连线的按钮。

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继续与电话中的他交谈。

“喂?”

“宁。 生日快乐” 这把声音有点低沉, 似乎与他的年龄不服。 不过, 听见了想要听的声音, 她却开心的很。

“嘻嘻。 谢谢你。”

“送给你的礼物, 收到了吗?”

听见了小影的询问, 她很自然的把眼睛落在右手边躺在一个木制的坐垫上的紫水晶。 球形的紫水晶,直径大概有8厘米长。 光滑的外表, 让人更明显的看见内部里面的刻着一个星形图案。 图案里面正有一个宁字。 看不出到底是用了怎样的技术,但是在她心目中,这不是重点。

把水晶拿起来把玩着的同时, 不忘跟送水晶的他道谢。

“收到了哦。 今天邮差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原来是你送的。 呵呵。 谢谢你啊 , 是订做的吧。 里面还刻着我的名字呢。”

“可以算是订做的吧。 你喜欢就好。 如果你想要梦, 可以把它放在你的床头上”

“想要梦?” 她不大明白小影的意思。

“嗯。 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 好了, 不说了,就这样吧。 ” 稍微停顿了一下,小影却没有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好吧,好吧, 那么就晚安了哦。 ” 心想反正人都是要发梦的。不懂会不会梦见他。应该不会吧… 都没有看过他本人呢。

“晚安。”

“Okie, 做工加油! 晚安”

关闭了通话, 她还没停止把玩这水晶的手指。”梦 吗。。。 嗯。。。 真的可以梦见他吗? 嘿嘿, 这样也不错。”

放下了水晶, 宁看了看屏幕。 “嗯。。。 算了! 还是关机吧。明天才继续挂机。 冲凉睡觉! ” 用鼠标按下离开游戏, 然后关了屏幕, 再看一看手边的水晶。 “就把你放在床头吧, 然后再看看能不能够梦见他。 嘻嘻” 哼着小调,把水晶摆在床头上, 转身就走到衣橱。 此时, 水晶在微微发亮, 但她却没有看见。

今晚, 它让她梦见了开心与伤心, 愤怒与怜悯, 抉择与不舍,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梦。不愿,同时也希望醒来的梦。

继续

山陵与土地的那连接

天空与海洋的地平线

白天与黑夜交接刹那

你我他人之间的距离

每一个调逗人心的旋律

又有都少音符能够在你心中回荡?

倾诉着心情的回忆

装满相片甜蜜的瞬间

拍下了快门按下的时间

却失去了该注意的你

从来不相信誓言的你

错过许多承若的曾经

蒙蒙的背影 带上了光辉的明天

受挫的身心 抛下了沉重的伤心

闪烁的眼睛 充满了心碎的回忆

受伤的双手 连接了一片一片 早已破碎的心

继续前进 永不放弃 继续

———————————-

只不过是无聊中小小的创作。 看来以后有时间可以继续写写小说了